理论研究
论法律援助如何发挥前沿优势化解社会矛盾
小河区司法局/文  发布时间:2012/7/11 11:26:09  浏览数:17557
    [摘要]在当代中国,法律援助制度的维稳功能日益显现,法律援助已经从简单地为贫弱群体给予法律帮助扩展到社会司法保障系统的重要组成,成为解决社会冲突机制的重要一环。本文围绕法律援助“二维”功能——即“维”弱势群体之权与“维”社会稳定之稳,结合工作实际,提出进一步发挥法律援助前沿优势化解社会矛盾的思路和建议。
    [关键词]法律援助  社会矛盾  维稳 
    
    法律援助制度的创立宗旨是为弱势群体的权利保障提供国家支持。其作为社会法的重要组成,体现着现代法治社会关爱弱者的情怀,是一项对构建社会稳定和谐秩序有着重要意义的制度。随着全国政法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三项重点工作的提出,如何发挥法律援助优势化解社会矛盾成为了法律援助工作者关注的焦点,笔者针对此问题,提出以下粗浅意见:
    一、法律援助制度具有维护稳定的功能
    法律援助制度是国家(政府)对因经济困难无力支付或不能完全支付法律代理费用的公民给予免收费或者由当事人分担部分费用的法律帮助,以维护法律赋予公民的权益得以平等实现的一项司法保障制度。但从社会控制层面上来看,该制度还具有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功能。
    (一)法律援助制度具有维护公民权益的功能。现代国家所提供的社会保障应是全方位的,不单单是传统意义上的对贫民发放救济金等物质帮助,也应包括对公民权利及人格尊严的保障。但现阶段各成员之间存在利益差别,纠纷时有发生,国家为此已经预设了诉讼、仲裁等冲突解决机制,但任何一项社会制度的运用都需要成本,上述纠纷解决机制的运做也不例外。公民要获取国家通过审判机构提供的公平正义这一公共产品就必须负担诉讼费用,有时还需支出律师费、鉴定费等。这对于那些经济状况低下的社会成员,无疑是一道障碍,而法律援助则是跨越这道障碍的一座桥梁,通过法律援助,经济困难群众能够以零成本或者低成本进入正常纠纷救济渠道,使其权益能切实得到保障,从而确保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基本原则的落实,为维护稳定和谐的秩序奠定了社会基础。
    (二)法律援助制度具有化解矛盾冲突的功能。法律援助制度是社会安全阀机制的组成。按照社会学的理论,社会冲突是利益冲突长期积累所导致的结果。所谓“社会安全阀”就是指社会中存在一定制度,能够为冲突的解决提供正当的渠道,使原来冲突的目标转移到其他替代性目标,将冲突各方积累的敌对或其他不良情绪排遣,从而维持一个稳定的社会系统。在竞争社会中,部分成员由于在经济、文化、信息等方面的弱势,加上自身的原因成为事实上的弱势群体,这些群体最应得到社会的关注,但这些群体往往又因为自身缺乏物质基础和文化知识,权益被侵犯时缺乏很好的应对措施往往使矛盾无处疏导,从而激化矛盾,甚至会引发群体性矛盾冲突。而法律援助的及时介入,将使他们的权益切实地得到保障,使其不满情绪和心理困惑得以消除,避免形成脆弱及病态的心理破坏社会秩序,降低社会管理的成本,最终促进社会的稳定。
    (三)法律援助制度具有维护社会秩序的功能。维护社会稳定的最优方案是将社会各个组织调整到最佳有序状态,如果各社会成员都能够牢固树立对法律的信仰或认同,将为良好的社会秩序的巩固打下坚实的基础。目前,部分困难群众由于文化素质低,法制意识淡薄,遇到纠纷往往不能理性地采取合法手段保障自己的权益。这些缺乏法律专业知识的群体更加需要法律帮助。比如有些外来工讨要工资时,不知道如何提供证据,导致诉讼结果可能会不理想,而这种结果又将会导致这些群体产生对法律的困惑或不满,给社会秩序的不稳定留下隐患。而国家通过法律援助这一方式引导这些群众遵循法律渠道解决争议,受援对象通过亲历诉讼,体验到自己的权益得到切实保护,感受到法律的威严,将可以树立对法治的信念,建立对社会秩序的认同,从而加强了整个社会的凝聚力,有利于巩固社会秩序。
    二、充分发挥法律援助优势维护社会稳定
    长期以来,我们对法律援助的理解过于狭窄,总认为法律援助只是在诉讼程序中为困难群众或特殊案件的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这种观念直接影响了法律援助工作整体职能的发挥,不利于法律援助工作的全面发展。因此,充分发挥法律援助的权益保障、化解矛盾、维护秩序等维稳功能才是加快发展法律援助事业的当前需要。笔者认为,要从以下三方面工作做起:
    (一)关口前移,发挥优势,主动介入社会维稳工作。自古以来,社会之需要法,就在于 “定纷止争”、“令人知事”。法律援助作为公民权益保护的最后防线,如何体现维稳功能、有效化解社会矛盾是法律援助职能内涵扩大所思考的问题所在。如目前农民工问题成为社会矛盾的焦点,直接制约了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严重影响到社会的和谐稳定。农民工高伤亡率、高犯罪率等社会问题,也非常突出。显而易见,在制约和谐社会建设的诸多矛盾中,农民工问题最为复杂。因此,作为法律援助机构,要主动发挥其职能优势和资源优势,关口前移,提前介入。一是在农民工纠纷相对比较集中的相关部门(如总工会、劳动仲裁部门、交警支队、政府信访部门、法院等)设立专门的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对追索劳动报酬、工伤赔偿等事项需提供法律援助的,可以不进行经济困难的条件审查,及时受理、指派法律服务人员提供法律援助,并允许当事人事后补交有关材料,此举有利于抑制社会矛盾升级,化解社会矛盾激化。二是要与“关口”相关职能部门(如总工会、劳动局、检察院、法院等)建立长效衔接机制,制定有效的工作方法和监督考核制度,以此发挥法律援助依法维护困难群众合法权益的职能作用,进一步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二)深入社区,贴近民意,全面参与社区维稳工作。法律援助向社区延伸,是当前社区改革、发展、稳定的客观要求,也是法律援助切入基层维稳工作的主要入口。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大量的社会职能从过去的“单位”分离出来,由社区来承担,社区于是成为矛盾多发地区,社区贫弱居民获得法律援助的愿望也日益增强。那么如何充分发挥法律援助的职能作用,满足基层群众的法律需求呢?法律援助参与社区维稳的有效方式就是在社区设立法律援助工作站。目前虽然很多社区都设立了工作站或联络员,但由于其工作职能未明确规定,导致工作站与援助中心之间的联系松散,影响了自身作用的发挥。笔者认为一是要明确职能。一方面街镇工作站和村居委联络点要借助自身熟悉社区情况具有人脉资源的优势,发挥在解决冲突中的指引作用,比如对于简单案件指导当事人自己办案,或者将简易的纠纷引导在诉讼外解决,以缓解法律援助供求失衡的矛盾。另一方面发挥基层前哨的作用,发现有纠纷苗头及时介入,通过法律宣传,提供咨询等手段使纠纷得到缓冲消融,使不稳定事态限制在可控范围内,防患于未然,将社区居民的法律问题又快又好地解决在基层。二是借助基层调解组织之资源。目前大多数地方都将援助工作站设在司法所,由于目前社区的调解委员会也设在司法所,则工作站、联络点可以借助基层调解组织优势与人民调解工作联动,有效整合两者优势,引导公民减少诉讼,降低诉讼成本,将能更大的发挥维稳功效。三是加强联系和培训。要从制度上加强法律援助机构与工作站、联络点之间的紧密联系。如制定业务例会制度,规定法律援助机构与工作站、联络点定期召开会议,对疑难案件或有影响案件进行商讨,使工作站、联络点真正纳入法律援助工作的统一管理体系。形成以援助中心为主、各工作站为辅,上下联动,各有侧重,优势互补的法律援助网络,使社区自身的法律服务资源得到充分利用。
    (三)降低门槛、应援尽援,有效维护弱势群体利益。在实施法律援助过程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一些人群,他们既不是“社会保障对象”又难以凭借自己力量支付诉讼费用的人群,我们不妨称他们为“夹心阶层”。客观地说“夹心阶层”之中蕴含着大量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如果“夹心阶层”无法承担维权的经济成本,其维权愿望的实现与社会正常秩序的冲突就会加剧。现在,上访户越来越多,更多的上访户认为上访是成本最低的维权途径。虽然经过信访部门和各方面的努力,解决了一些难题,但是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作为法律援助机构如何从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出发,引导“夹心阶层”按照法律程序定纷止息,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根据现行的条件,法律援助机构在充分认识法律援助的社会危机化解功能的基础上,应该确立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的援助原则,积极适当地拓宽法律援助受益面,尽可能降低法律援助准入“门槛”,使更多的人受益于法律援助,使更多的“维稳”难题化解于法律援助。
(市局法规处供稿) 编辑:邓浩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贵阳市司法局版权所有 黔ICP备12000062号
贵阳市司法局主办 技术支持:爱瑞科网络